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青春散场

large_mbwb_6607o132093.jpg

今天早上同车的小女生问我
“can u fly?”
no
“can u swim?”
no
“can u cook?”
……no

……

然后就一直重复着他们教科书上的问话
不断的更换动词的结果就是我在自己心里的形象越缩越小
那些孩子们眼中简单的事情
对于我来说竟然是如此的遥不可及
然后我颤巍巍的生怕她问出什么“那姐姐你到底会什么啊”
因为这种致命的问题在一个郁闷的早晨足以让我本来就不足的脑细胞统统中风一段时间
好在这个小女生很乖
直到下车都没有把那个杀伤性极强的问题扔给我

今天晚上吃了这几天来的第一顿正式晚餐
由于部长的请客
心情也没来由的一点点上浮
我还是能够跟同事开冷到极点的玩笑
像疯子版的在路上大吼大叫
可还是有人不断的告诉我今天我的状态不太好
起码不太一样了
我微笑
“是?”
然后对方默
也许他们说的对
我的状态是不怎么样
连续这么多天都是12点以后再爬上床
被那些让人绝望的情绪纠缠
请原谅我的无能
我无法把自己从那样的情绪当中解放出来
只能选择掩盖与分散
欲盖弥彰是个很好的词
我想自己已经学会
很好


ps,下面一段话给我爱的c.k.

你死了于是我活了
是不是我们当中始终有一个需要消失
在呼吸的尽头
如果能握住你的手
是不是一切都会变得不一样
总觉得空气中混合着潮湿的气味
觉得好疲惫
如果真的可以成为意识体
是不是就能够温暖到你那些斑驳的伤口

你带给我这一出青春散场的绝顶演出
我想我会记住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