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转]昨日梨花,今朝梦

七夕情人节,看了一部结局颇为感伤的电影:《十全九美》。

三月的江南,梨花绽放,雪香凝树。

一个是沉稳英气的太子,一个是素颜淡定的民间女子,因着机缘巧合,相遇在江湖。

初见时,他扮成书生,她女扮男装,二人以“兄弟”相称。两个翩翩“公子”在一树梨花下举杯同饮,笑论人生,相谈甚欢。殊不知,他早已识破她的女儿身,动情处,轻执她的素手,低声问:“若你我二人是一男一女,结局会如何?”

她心惊,看着他。四目相对,眼波流转间,情愫暗生。她浅笑,慢慢抽回手,抬头望向银月,道:“那就随缘吧,一切交予月老。”

似一语道破天机。

夜风吹过,漫天飞起雪白色的梨花,裹着她那一句“随缘”,淡淡散开。

江湖险恶,两人共历磨难。有感于他的豪气与仗义,她说出了自己的身份,并换回女儿装。白妆素袖,碧纱裙带,清新得如雨后玉莲。轻风拂面,她含笑,静如笼月。他心中那池春水终被搅乱。

他是个喜欢木艺的太子,为着自己喜欢的女子,他以紫檀木为材料,连夜为她制出一双紫鞋。天亮时,交给她,布满血丝的眼里满是爱怜与疼惜。她为之动容,将鞋小心地收藏起来。

仿若老天的安排,两人在云南又遇到一场梨花雨。只是,谁都没有想到,这是他们此生最后一次共赏美景。

经历诸多艰辛后,他终于做出能够飞上天的木鸢。兴奋中,他迈步坐上木鸢,乘风而起。忙乱中,腰间一块金牌掉落。她拾起,认出是宫中之物,只有太子才可配戴。她望向空中的他,眼里闪过一抹留恋。

江山与美人,哪个重要?即便有幸入得后宫,飞上枝头,成为他的女人,但古往今来,多少朝代,有谁能真正做到让帝王将三千宠爱集于自己一身?杨贵妃是幸运的,在唐玄宗最宠爱她的时候,死在他乡。若没有安史之乱,若没有出逃长安,若天下天平,她所得到的爱,又会持续到何时?自古,帝王不会只属于一个女人。

她的“太子”也是如此。

纵然贫穷,门第卑微,她还有一身傲骨。

她不要他为难。

她更不要顶着世俗的压力嫁入宫中,受着周遭人的非议,被众多的宫廷礼数压得喘不过气。

她最怕的是,当她年华老去,容颜衰退,终有一天,她能做的,只是守着窗边的一树孤梅,任春风来了又老。而那个曾经的“太子”,那个连夜为她制紫檀木鞋的一国之君,会因着另一个青春灵动的女子,宠幸倍加,早已忘记曾经的江南三月,和那些漫天飞舞的梨花。

将一方丝帕托人交给太子,最后看了一眼在天空飞得正高的他,她转身,离开。

茫茫人海中,她抱着剑,神情落寞地走着。回忆交替着在眼前起伏、重叠,曾经的一切,空剩当时月。

春情只到梨花薄,生怜玉骨委尘沙。

她终于哭了。

他终于飞够了,兴高采烈地回到地面。等来的,却是她的消失,只剩她托人转交的一方丝帕,叠得整整齐齐。他打开,看到成片的梨花上,摆着他掉落的那块金牌。

他明白她的用意了。喉间哽咽,却什么都说不出。

他坐上了回京城的船。独立船头,回想昔日,胸中涌起一抹心痛。重新打开她留下的那块丝帕,看着柔弱的梨花,他似乎又看到那个淡定、坚毅的她,对他盈盈而笑。风拂过,卷走帕子里的几片梨花,落入水中。他知道,他们的故事也如这流逝的水中之花,无法追回,唯剩追忆。

若干年后,他如愿登基,做了帝王,君临天下。

他终究没派人去找她。

一切似已结束。

只是,没有人知道,在金碧辉煌的深宫之中,有一个身穿龙袍、沉稳英气的男人,偶尔会在寂寥的深夜,从怀中掏出一方丝帕,静静看着帕中早已枯萎的梨花,黯然神伤。

fc741d39bccff.jpg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